【国际锐评】法德签署《亚琛条约》真能遏制欧
发布时间:2020-03-24 06:09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星期二(22日)在德国西部城市亚琛签署新的友好条约《亚琛条约》,决定加强两国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轴心国”地位,在经济、外交、安全、防务等关键问题上协调立场,用一个声音说话。

  《亚琛条约》被看作是法德向欧洲日益蔓延的国家利己主义和民粹主义势力下的战书。但法德能否坚守“一体化”理想、用一个声音和一致行动击碎欧洲“小我优先”的现实,将取决于三大因素。

  因素之一:制定条约的初衷是否坚决。历史总是惊人得相似。《亚琛条约》被视为法德1963年《爱丽舍条约》的2.0版:与当年一样,新条约由法国主导提出,德国被动“入伙”;这两个条约的目标都是保护欧洲利益,提升欧洲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两个条约都或多或少有遏制美国影响力的战略意图。法德两国历经56年国际国内局势变革,依然初衷不改,这样的初心不可谓不坚决。

  因素之二:大环境是否有利于条约的实施。历史从不会简单地重复自己。1963年《爱丽舍条约》签订时,英国还没有正式加入欧共体,法国和当时的联邦德国是欧洲大国和一体化进程的核心推手,有着“说一不二”的地位。但即便这样,为照顾美国的想法,联邦德国议会在批准条约时,特意增加了与美国关系的内容。56年后,《亚琛条约》面临的大环境要复杂得多。比如,英国在考虑如何“脱欧”;“小我优先”等国家利己主义、民粹主义思想在一些欧洲国家很有市场;美国似乎也忘记了它在欧洲的盟友,而德国也不会顾忌美国的态度。更为重要的,作为签约当事方的法国和德国今天在欧洲不再是“说一不二”,在两国内部,法国总统马克龙需要处理持续不断的“黄马甲”民众抗议运动,德国总理默克尔面临来自执政联盟内部和反对党双重压力、任期只到2021年。凡此种种,都给法德新友好条约《亚琛条约》的实施带来不确定性。

  因素之三:是否有利于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亚琛条约》内容非常具体,如明确两国要制定统一的军备和军事培训计划并协调武器出口,法国支持德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高级别政府官员每个季度至少出席一次对方国家内阁会议,在两国边境地区成立“共同经济区域”以推动水电和交通设施融合,相互承认对方小学至中学学历,并鼓励两国公民学习对方国家语言,等等。法国极右党派“国民联盟”主席勒庞对此曾指责马克龙“卖国”。但这些举措,并非法德说了就算数,也看不出它们怎么能推动建立一个强大、有行动力的欧洲。熟悉马克龙的人都知道,马克龙欧盟改革的核心是要制定欧盟统一预算和建立强大军事联盟,但这些都未能在《亚琛条约》中体现。

  法德两国领导人有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决心,但扩员后的欧盟议事规则是“双多数”(double majority):即要通过任何事项,须最少获得16个国家支持,而且这些国家人口数须占欧盟总人口65%。法国和德国人口总数只占欧盟总人口的30%。要想在欧洲“一体化”道路上更进一步,法德需要团结更多欧盟国家。

  法德签署《亚琛条约》,虽不能彻底遏制国家利己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但在疑欧派势力抬头、“一体化”进程遇到严峻挑战之际,两国通过签约这一适当的“仪式感”,试图给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营造良好氛围。亚琛曾是统一过大半个西欧、被誉为“欧洲之父”的查理大帝的帝国首都,法德选择在此签署新的友好条约,意义可谓深长。(国际锐评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