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毁一生!中国首富、照明巨富、手机大佬皆
发布时间:2020-05-20 18:11

  如果看过《华尔街之狼》,那么花天酒地、游嬉于各种欲望之间的情色形象,或将成为你对金融男的第一印象。

  据调查研究发现:一个人获得快感的程度取决于多巴胺的分泌程度。一个搞笑的段子可以让人分泌30%浓度的多巴胺,美食70%,比起让人上瘾的毒品,上述皆是小巫见大巫——吸食可以瞬间使多巴胺分泌程度超过500%,高者可达1000%。

  然而,比更让人欲罢不能的是——赌博。随着筹码的不断加大,人们体内多巴胺的分泌浓度是呈指数型增长的,突破500%、1000%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在功能机发展最繁荣的2006~2008三年时间里,金立连续在国内击败天语、波导、夏新等多个国产功能及品牌以及一众山寨产品,连续蝉联国内销量冠军,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产手机第一品牌。

  2010年,金立手机市场份额位列全行业第三,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国产手机功能机品牌第一名。

  但一年后,安全的金立手机发生了巨大安全事故,其资金链断裂,身陷巨债的消息,如一块巨大陨石砸向滔滔长江,在业内掀起巨大水花。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总负债达202.53亿元,债权人648家。

  紧接着,金立创始人刘立荣豪赌输钱超过100亿元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金立由于资金链危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十八天后,“金立破产”的消息再度成为爆点。虽然金立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法院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不是裁定破产清算,现在还是破产重组方向”,但在大众心目中“金立已死”的已经成为无法更改的事实。

  从2002年自立门户成立,至此已超16年,从功能机到智能机,从刘德华到冯小刚和余文乐,金立手机的发展史中,凝聚着创始人刘立荣的点滴心血,他曾说,金立最大的成就是成了市场上生存时间最长的企业之一。

  赌这个东西真的不能沾,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光是在于涉及多少钱,它会对你的品行定性,让一个人人格破产。

  刘立荣不仅失去了金立的控制权,或许也将失去对人生的控制权。曾经的儒雅的围棋手再也撕不掉“赌徒”的标签。

  庄家常云:不怕你能赢,就怕你不来。但失足掉进赌博泥潭,成千古恨的企业家又何止刘立荣。

  今年愚人节,港交所一开盘,国美零售的股价突然大涨。家电业投资者议论纷纷,他们仿佛又嗅到了黄光裕的气味。

  过去几年,“黄光裕出狱”是媒体喜欢定期炒作的两个大新闻之一。这个企业家是中国第一个进去的首富。失联前,胡润刚把2008年“中国首富”的红领巾,第三次系到他胸前。

  17岁只身闯北京的黄光裕,靠4000块钱起家,一手打造了国美这一商业帝国。

  2004年,国美电器借壳上市,在此前一年,黄光裕已经开始参与赌博。后来他将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交由妻子杜鹃打理,自己除了关注国美电器中国内地业务的拓展,便热衷于在香港炒作期货和在澳门赌博等活动。

  据披露,在2003年至2008年11月被收押前,其在澳门赌场内累计输掉不止10亿港元。2007年9月至11月间,黄光裕将人民币8亿元在香港私自兑购成8亿2200多元港币,主要用于偿还赌债。

  国美2018年第三季财报显示:亏损8.96亿元。黄光裕入狱10年,这个昔日拥有近2008家门店的家电零售连锁业巨头,已经错过了一个时代,市值跌得只剩其竞争对手苏宁易购的七分之一。

  相比刘立荣、黄光裕,人人网原负责人许朝军的赌博行径则更为恶劣,他不仅自己赌博,还带别人赌。2017年夏,许朝军因涉嫌赌博罪,在北京东城一家茶楼被抓。据警方介绍称,当时许朝军开设赌局已有半个月时间,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

  2016年12月,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因挪用公款和职务侵占罪一审被判处14年。

  这个曾用11年时间将雷士照明做到中国第一的企业家,在经营期间,由于挪用公司的钱赌博或还债,曾主动稀释股权以致失去公司控股权,又被投资方驱逐,后被罢免。

  吴长江持有的德豪润达1.3亿份限售股也于2017年2月在闲鱼平台被拍卖,起拍价7.8亿元,引发67万人围观。

  2007年,因挪用公款被起诉的原中国轻工集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建平,其从2004年初开始嗜赌成性,期间挪用1600多万元公款,最终导致公司被迫关闭。

  而2010年,在无锡经营蓝忆珠宝和钻石家族两个品牌的施家,因儿子施寅寅去澳门赌博输了15亿元,欠下巨额债务,其家族从2010年10月消失至今,财产账户均被法院查封。

  据调查,浙江企业家是赴澳赌博最大的群体。2008年浙企大面积倒闭潮中,除了一部分企业受大环境影响,还有不少是因为企业主赌博赔钱、借高利贷造成的“非正常死亡”。

  2014年,《企业观察报》采访过大约50名企业家中,其中80%的企业家都承认曾经参与赌博,50%的企业家承认赌博金额超过百万元。

  时至今日,没人知道,这些企业家的豪赌是受本能愿望的支配还是为了寻找机遇,但他们的商业帝国在轰然倒塌后,却是几乎再无机遇重新建立了。